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月鸟的博客

珍惜生命,放飞心灵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芳华  

2018-01-28 21:26:46|  分类: 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芳 华

时间是淘洗记忆最好的东西,很多往事已经在岁月中斑驳甚至消失,但有的却历久弥新。

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学校搞文艺晚会,要求各班出节目。不知谁出的主意,要求我在本班节目上场前报一下。具体的内容已经忘却,只记得我报的时候很幽默,博得了师生的掌声。活动结束后,我还获得了一张奖状。这件事让我颇为兴奋,让我喜欢上了主持,对自己的文艺天赋有了自信。甚至让我喜欢上了唱歌、朗诵。以后,班级的各种活动,班主任都让我负责。

直至上了初中,同学们依然积极举荐我当文艺委员当班长。那时的初中,经常举行朗诵比赛以及晚会,全校的师生集中在操场上,整个下午都不上课,由老师组成的评委在下面打分。我很少得二等奖,基本是一等奖,以致有的参赛同学听说有我上场就气馁了,决不去争第一名。

学校的元旦晚会也让我主持了。起初还让老师带着我主持,后来直接让我自己担纲。每次主持,我洒脱自如,不时妙语连珠。我把整场晚会的节目串成一个故事,每一环节都设有悬念,观众很新奇,取得了良好的效果,晚会搞得很成功。可能到现在也没有晚会像我这样的创意。

我在学校小有名气,全校几百口学生,几乎都能认识我,包括老师。每次去办公室,他们就会说这不是我校的小明星嘛。走在乡镇的大街上,经常有人指指点点,意思这就是某班的某某。这让我很受用,很早就感受到了明星的滋味。

遗憾的是,我没有坚持自己的特长。那时只要语文老师上课,都喜欢让我用普通话范读,有的人在下课后就会讽刺我,说我另类。弄得我说普通话像做了亏心事一样。

一次卫生检查,我和各班的班长做评委,在我总结的时候,我用普通话,一个比我高一届的家伙粗暴的打断我的发言,要我用方言说话。这件事对我影响很深,在这样一种环境中,我渐渐迷失了自己说普通话的习惯。后来意识到说普通话的重要性时,已经是带有方言的普通话了。

有时天真的想,如果我生活在大城市的某个重点学校,受到某个老师的青睐和关注,我会不会成为一个出色的主持人呢!多年之后,读到一篇文章,其中写道:这个世界,总有你不喜欢的人,也总有人不喜欢你。而且无论你有多好,也无论对方有多好,都苛求彼此不得。在辽阔的生命里,总会有一朵或者几朵祥云为你缭绕。可惜,早没有明白这个道理!

学生时代,我还有一项比较出名,就是擅长写作文。就读初一的第一篇作文,人家像挤牙膏一样憋不出词来,而我竟然把作文本写完了。语文老师大加赞赏,在作文课上把我的作文拿来范读。这更激发了我写作的欲望,每次作文我都要绞尽脑汁,要写出与别人的不同。

我表现出了对文学的浓厚兴趣,我阅读了大量文学书刊,很多作家我都能娓娓道来,蒋子龙的《锅碗瓢盆交响曲》,刘心武的《班主任》,茹志鹃的《百合花》,铁凝的《没有纽扣的红衬衫》,李存葆的《山中,那十九座坟茔》,别的学生从未听闻,但我都读过了。当时,出现了很多少年作家,最出名的应算上海复旦附中龙新华写的校园早恋小说《柳眉儿落了》,因为题材突破禁区,反响很大。所以时隔这么多年我依然记忆清晰。

那时的我,也萌生了当作家的念头,给自己起了个笔名叫幼鹏,寓意自己志在长空,只是尚在幼年阶段,将来一定会大展宏图。以致很多人不知我的真名,直至前段时间同学聚会,有的同学还叫我幼鹏。有人和我开玩笑,给我起个诨名“左盆”,因为幼和右同音。于是,我就改了这个直白的笔名,把鹏拆开叫“双月鸟”,再后来直接叫月鸟,觉着这个笔名更富有诗意,更让人心生联想。

为了写作,我迟睡早起。人家熬夜是做作业,我却忙于写小说。人家早起是背书,我却是写诗。月圆月缺,小鸟鸣啾,都会激发我的诗情。现在想来很天真,希望自己少年成名,改变命运。甚至对父母说赚稿费还他们给我买书的钱。遗憾的是,我投出了不计其数的稿件,都是泥牛入海。

现在感到荒唐的是,就是我不知从哪知道,寄往一些大报社的稿件只要把信封一角剪掉,就可以免贴八分钱的邮票。遥想当年,稿件寄出后还眼巴巴的等着回音,殊不知那些稿件都被当垃圾扔了!多年过后,作家梦已经尘封,但那段青春激情依然在血脉里汩汩流淌。

我本来是全乡第二名的成绩考入初中的。由于我“不务正业”,我的成绩下滑了。最后我上了一所普通高中。我幡然醒悟,作为一个农村的孩子,改变命运的最重要途径就是考大学。

我辞去了学生会的所有兼职,开始专心只读“圣贤书”。高中时,我住的是集体宿舍,一个年级两百多号人住在大通铺,臭脚丫的气味熏得人喘不过起来,嘈杂声闹得你无法入眠。我索性迟去睡觉,跑到学校的路灯下背书。直到宿舍安静下来,我才悄然进去。

当时的学校管理非常宽松。为了抓紧时间学习,我和一个叫熊杰的同学从家里带来炉子放在宿舍,留星期天我们在校生火做饭。学校的四周田野,是我们读书背诵的好去处,我们旁若无人,大声诵读。青春年少,意气奋发,朗朗书声,在田野中回荡,连鸟雀也被我们感染,叽叽喳喳的跟着凑热闹!

高三时,我们学习如痴如醉,半夜是分,一个同学在恍惚中爬起来,到处找他的非洲,一直成为笑谈!

高考结束后,我以为我上不了大学,就去报了县教师进修学校的“高四”班。那天,我正在课间溜达,一个同学告诉我说县教育局的门前有让我领取录取通知书的名字。我课也不上了,骑上自己的破自行车一溜烟到了教育局招生办,原来我被一所师范院校录取了。

那时,考上学校就改变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,十几年寒窗终于有了回报。我浑身都是劲,赶忙往家里飞奔,恨不得一步到家。那刻,真正体会到了诗人孟郊所说: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遍长安花。也更加理解了范进中举后为什么会疯。到家后,母亲正在田地里干活,得知我考上的消息抚掌连说两声:好了好了!多年过后,这幕场景一直历历在目!

上了大学,一下子从高中紧张的学习氛围中松弛下来还有些不适应,就好像久被关在笼中的鸟,放出来不知道该怎么飞了。

不过,还是挺兴奋的,第一次穿西装,第一次打领带,第一次穿皮鞋,第一次进“大城市”,我开启了人生的很多第一次。刚到校园,对一切都很陌生,看着学哥学姐们抱着书昂首挺胸地走在校园煞是羡慕。尤其看到有的男女同学旁若无人的牵手,更是觉着新奇。毕竟从小学到高中,几乎跟女同学不讲话,坐一个位子都划出楚河汉界。等我醒悟过来,知道恋爱也是大学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,班里的女同学几乎都“名花有主”了。

好在我的文学梦又滋生了。我可以尽情地到图书馆里读我过去没有看完的名著,可以在晚上别人花前月下的时候去进行自己的文学写作。我完全沉浸入文学的海洋,上课的时候灵感来了,课也不听了,赶快埋头写作,所以我的听课笔记经常有头无尾,也导致我在期末考试时有的科差点挂红灯。我和同桌说,我抽屉里哪怕是一张废纸,也不要擅自作主丢弃,因为那上面很可能记录着我的灵光。

我的作品开始散见于报刊,有时一天有几家市报发表我的文章。学院党委宣传部负责人知悉我是中文系的学生,就让我做学院的业余通讯报道员。我写的报道报纸上有文字,电视上有影像,电台里有声音。我觉着自己有了用武之地,更加对写作充满激情。经常通宵达旦的写稿,不管春夏秋冬。那时我还不会使用电脑,完全手写。夏天蚊虫叮咬,寒天滴水成冰,这对我来说都不是困难,手写得酸疼麻木也在所不惜。回到宿舍的时候,同学们早已进入梦乡,而我还会在脑中推敲一会自己写出的文字才能睡着。

学校后面有个自然形成的景点大家称之桃花岛,是学生们喜去玩耍的地方。每到春天,桃花灼灼,游人如织。邀三五同学,埋锅造饭,对酒当歌,有人用“满树和娇烂漫红,万枝丹彩灼春融”赞美这桃花源,有人发出“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”的感慨。酒不醉人人自醉,废黄河正好穿岛而过,面对潺潺水流,我不禁高声诵道:“到中流击水,浪遏飞舟”。那时的我,“恰同学少年,风华正茂;书生意气,挥斥方遒”,对未来,对人生充满了激情和想象!

  青春易逝,韶华难留,很多往事已经被岁月的河流带走。留在河底的那些腻滑的贝石愈显光亮。这光亮,也许就是我人生芳华!愿这芳华,一路芬芳!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